<rt id="49gal"></rt>

    <i id="49gal"></i><font id="49gal"><span id="49gal"><delect id="49gal"></delect></span></font>
    <ruby id="49gal"><menuitem id="49gal"></menuitem></ruby>
    <b id="49gal"><address id="49gal"><ol id="49gal"></ol></address></b>
    <rt id="49gal"><menu id="49gal"><strike id="49gal"></strike></menu></rt>
    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4/ 09 14:21:21
    來源:新華網

    總統大選折射“法國困境”

    字體:

      新華社巴黎4月9日電(國際觀察)總統大選折射“法國困境”

      新華社記者唐霽

      法國將于4月10日迎來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民調顯示,法國總統馬克龍和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候選人瑪麗娜·勒龐的支持率排名前兩位,極有可能進入第二輪投票。同時,首輪投票的棄投率可能會高達三成以上。

      分析人士指出,極右翼崛起和民調顯示可能出現的高棄投率反映出選民對政治的失望,這增大了馬克龍連任的不確定性,也折射出法國面臨的困境。

      連任面臨不確定性

      4月2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巴黎附近的拉德芳斯體育館出席競選集會。新華社記者高靜 攝

      法國總統由普選產生,任期5年,選舉采用多數兩輪投票制。第一輪投票中,如無候選人獲得逾半數選票,則得票居前的兩名候選人參加第二輪投票角逐。經法國憲法委員會核準,今年共有12名來自各黨派的總統候選人參選。

      法國媒體7日公布的一份民調顯示,馬克龍和勒龐以約26%和約22%的首輪投票支持率領跑。其他主要候選人包括極左翼政黨“不屈法國”黨的讓-呂克·梅朗雄、極右翼政黨光復黨的埃里克·澤穆爾和右翼政黨共和黨的瓦萊麗·佩克雷斯,支持率分別為約17%、約9%和約9%。

      馬克龍能否連任是本次大選的主要看點。馬克龍上臺以來因提高燃油稅引發“黃馬甲”運動和強推退休制度改革引發全國罷工,其民意支持率一度跌至23%的歷史低點。但隨著近來法國新冠疫情逐步緩解,去年實現了經濟增長7%的“好成績”,加上馬克龍在烏克蘭危機期間作為歐盟輪值主席國領導人積極斡旋,其支持率大幅回升,一度超過30%。

      法國民調機構益普索負責人讓-菲利普·迪布呂勒認為,無論是新冠疫情還是烏克蘭危機,都成為馬克龍的加分項,因為“危機總統”身份所產生的“旗幟效應”讓選民對他的印象發生了變化。

      4月2日,支持者在法國巴黎附近的拉德芳斯體育館參加馬克龍競選集會。新華社記者高靜 攝

      但臨近第一輪投票,馬克龍越來越面臨來自勒龐的壓力。民調顯示,僅數周內,勒龐的首輪投票支持率已從約15%升至約22%;如果勒龐和馬克龍進入第二輪投票,勒龐的支持率為47.5%,與馬克龍的52.5%已相差不多。

      此外,高棄投率也可能給選舉結果帶來變數。民調顯示,第一輪投票的棄投率可能突破30%大關,將創下法蘭西第五共和國總統選舉的歷史紀錄。法國知名經濟學家雅克·阿塔利在法國《回聲報》上撰文指出,法國歷史上曾有德斯坦和若斯潘兩位政治人物遭遇過在民調中領先卻最終輸掉總統大選的情況,原因就是高棄投率,特別是己方陣營選民的高棄投率。

      大選難解社會矛盾

      法國輿論認為,極右翼候選人支持率的上升和高棄投率,是法國民眾對政治不滿的表現。馬克龍在上次大選中以經濟自由化、開放精神和歐洲一體化等主張獲勝,但他在執政期間的改革未能從根本上解決法國政治、經濟、社會存在的諸多問題。在新冠疫情和俄烏沖突的雙重沖擊下,問題變得更加復雜。

      法國學者熱羅姆·圣-馬里認為,馬克龍在任期前一階段采取的激進改革計劃刺激了法國底層民眾和精英階級的矛盾對立。雖然政府放棄了相應的改革,但社會矛盾仍在發酵,問題并沒有得到解決。

      2021年12月23日,在法國巴黎香榭麗舍大街,一名女子拎著購物袋走過一處新冠病毒快速檢測點。新華社記者高靜 攝

      《回聲報》報道,俄烏沖突造成的能源價格飆升和原材料短缺,將法國經濟帶入了一個以高通脹和低增長為標志的時期,購買力成為大選期間民眾最關心的話題。法國部分經濟學家指出,包括馬克龍在內的各總統候選人提出了固定燃油價格、降低燃油和電力增值稅等各種解決方案,但“都只是短期設想,因為從長期看,這些方案的成本都太高”。

      法國小城鎮市長協會近日在《世界報》上發文呼吁,所有總統候選人在向選民拋出各種承諾的同時,“別忘了,‘黃馬甲’危機始于法國這些被遺忘的廣大小城鎮”。文章指出,市鎮公共醫療服務匱乏、燃油價格飛漲、收入低等問題困擾著人們,也是“黃馬甲”運動的成因之一,而“新冠大流行殘酷地凸顯了我們醫療保健系統的缺陷”。

      益普索研究員保羅·塞比耶指出,有意在本次大選中放棄投票的人群主要是最貧窮、受教育程度最低的群體,他們是從法國當前經濟和社會制度中受益最少的社會群體?!八麄儼l現可以投票的政黨很少或者不能代表他們的利益”,放棄投票是“幻想破滅”的民眾“表達抗議的一種方式”。

      法國巴黎政治學院教授多米尼克·雷尼認為,在新冠疫情和俄烏沖突的沖擊下,法國人看到了國家的巨大脆弱性。也許與2017年相似的場景會重現,即馬克龍和勒龐共同進入第二輪投票,但實際情況和5年前完全不同,因為民眾“既可能會因相同對決的重現而感到厭倦,也可能因為沒有選擇而感到憤怒”。

    【糾錯】 【責任編輯:薛濤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7651128545181
    亚洲成A人无码亚洲成A无码

    <rt id="49gal"></rt>

      <i id="49gal"></i><font id="49gal"><span id="49gal"><delect id="49gal"></delect></span></font>
      <ruby id="49gal"><menuitem id="49gal"></menuitem></ruby>
      <b id="49gal"><address id="49gal"><ol id="49gal"></ol></address></b>
      <rt id="49gal"><menu id="49gal"><strike id="49gal"></strike></menu></rt>